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炒股经验 > 正文

一个高手的炒股经验3个多月20万到1亿我所耳闻目睹的几个炒股高手沉浮

作者:股票学习网 来源: 日期:10/24/2017 1:51:13 PM 人气: 标签:一个高手的炒股经验

  一个高手的炒股经验3个多月20万到1亿我所耳闻目睹的几个炒股高手沉浮这座城市人称城。民间炒股之风甚烈,各类炒股赛事繁多,从2007年到2016年,九年过去,积攒下一大批各年、各届炒股大赛的优胜者,其中一些,建了一个群。两年前,我因参加某次民间炒股比赛,也被拖入了这个群里。由于都是得过的“民间高手”,对于炒股一道,都是有些自恃身份的,通常不会向他人打探什么,因此关于股票,群里反而很少交流,偶尔有人冒一两句,也总是应者寥寥。但其他话题,更乏共同兴趣,所以这个群更像一个名片群,一个个民间大神的名片矗立着,却沉默得仿佛摩崖石像。

  尽管如此,两年时光过去,虽然并没攒下多少可供回忆的精彩片段,但毕竟也是两年,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相互的了解与信任,对彼此的性情、对哪些话是真、哪些话是假,大致还是心里有谱。

  通常,大家隔个大半年,不定期地会找个理由小聚,从网上走到生活中,打个照面,“哦,原来是你,长这样啊?”

  可唯在城股民里,是声名显赫的,多次拿过城股王赛冠军,那是由第三方证券提供账户的无法造假的真实账户比赛,可唯最惊人的成绩是3个月里赢利199%。股王赛可唯一共参加过三次,每次都获得第一名,成为了一个传奇。可唯成名之后,据说他所在证券营业部老总专门他的账户,一旦发现他什么,老总也立即跟进入,然后,老总的亲戚、朋友、七大姑八大姨……也纷纷跟进入。但最终,好像多数跟风者也没怎么赚到钱。

  能拿三次股王赛冠军,这样的手艺,那么高的收益,使得城的散户股民们,私下猜测可唯起码身家数亿了。然而,2014年,群里的另一个高手烈马,却在一次酒后悄悄告诉我,可唯只有几百万,我不相信,烈马说“是真的”,我说,“怎么可能?!”烈马说:“我听说可唯赌性很大,不满足于只做股票,2012年,把主要资金拿去炒期货 ,结果在期货上爆仓,只剩下几十万。然后从几十万坐起,到2014年又做到了几百万。实在还是很厉害的。”我想,这么说来,也可能是真的吧。

  我跟可唯见过两面,由于我是财经小说作家,身份比较特殊,不同于他们这些“民间高手”之间隐隐约约的竞争关系,因此我和他们每个人都比较和谐。可唯是个内向甚至略有些腼腆的人,大家座谈时,他喜欢坐在角落里,用一种研究的眼神,看着那些发言的人,并且他脸上总浮现着一种似有似无的、颇为怪异的笑意。他不太爱跟人结交,却对我比较好奇,饭局上,大家落座时,他很愿意坐在我旁边,和我东拉西扯。有一次,他说要给我介绍个对象,对方是个大,让我心里期待了三、五天,然而并没有下文。

  尽管如此,我依然很喜欢可唯,我说不出原因,就是觉得他很有趣、可爱。2014年9月份杠杆牛市之后,我就没再见过可唯了,偶尔有人提到他时,就会有一个安静地躲在角落里、脸上浮现着似有似无的诡异笑意但依然让人感到人畜无害的男子,依稀浮现在我眼前。

  股灾后我没再用以前的微和Q,以前的群自然也就没再进去了。最近偶遇烈马,他告诉我,可唯也早就不在群里了,烈马说:“听说(又是听说)可唯股灾前做到了8千万,但三轮股灾之后,现在好像只有1千多万了。”

  烈马这个人,类似于古龙笔下江湖中“百晓生”这样一个角色。那天,他除了告诉我关于可唯的最新消息,还告诉我关于曹查理的新闻。

  我跟曹查理认识两三年了,当时,我在天涯网上连载《小旅馆》和《枯荣》,曹查理就是我所不知道的读者。我和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奇怪,他们分别曾在我所不知道的时间与地点,阅读过我的小说,然后,他们就依据我所虚构的小说自认为很了解我,但我却对他们一无所知。

  直到结识烈马之后,我才对他们多了一些了解。烈马告诉我,曹查理也得过几次炒股大赛的前三名,出名之后,他热衷于代客理财,甚至曾为一个老大炒股,亏了别人上千万,黑老大就把他在一个度假村里,直到他终于扭亏 ,才放了他。

  “那也不见得,有的人天生就是胆大。”烈马说,“奇怪的是,江湖排行榜第一名可唯,从来不接理财,他第二次得冠军那次,好多大老板抱着大把大把的钱求他操盘理财,他都全部了。”

  我不相信,在那时的尚未经历过股灾惨烈行情的我看来,对于高手而言,理财近似于弯腰捡钱而已,居然有人不愿意费这举手之劳,我是不大相信的。

  曹查理名头不如可唯响亮,但掌控的理财资金很大。然而,2014年初的时候,他似乎自有资金并不多,大约也只三、四百万吧,据说是在股指期货上亏了钱。

  曹查理说话,比较幽默风趣,夸张诙谐,但也因此让人难辨。后来我也就懒得去辨别他那些虚虚实实的话了。

  股灾后,大约是15年12月,我偶然登陆过一次原先的QQ,隐身进了那个群里瞧了几眼,正好看到曹查理在群里大摇大摆说着气势恢宏的话,什么“女人如狗,哪个男人有钱就跟哪个走……”,俨然应该是在股灾中毫发无损的幸运儿。我看了看,没说话,就下线月底,再次遇到曹查理,他一副大哥派头,气场似乎增大了N倍。我猜测,看样子,是真发了。

  所以,最近遇到烈马这次,谈起曹查理,烈马说:“曹查理如今大约有两千七、八百万吧。”我着实吃了一惊。我以为,以曹查理的气场,七、八千万总该是有的,没想到才两千多万。

  “哥们跟谁说假话,都不会跟你‘时光神’说假话啊,你去年股灾后就消失了,所以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,曹查理去年股灾前其实也就做到两千多万,然后股灾时7月份解禁爆仓只剩下100多万。但是,他神经超级粗壮啊,第一轮股灾之后的抄底,他找到熟悉的朋友,把自己的100万放在朋友账户里,1比5的杠杆借钱炒,股灾后的反弹很多股票涨疯了,他600万翻倍,自有资金100万再次变成700万,第二轮股灾后他又继续上杠杆,结果去年12月时,他竟然通过1:5的杠杆抄底,资金恢复到股灾前的数量,也是个奇迹了。”

  这一刻,我真的是惊讶不已了。这个因为好色而有时候显得颇为滑稽的人,身上确实也是有着别人所罕见的勇毅的。

  也是在2014年,我认识了漫江。漫江也得过城某两届炒股比赛的前三名,而且他相当年轻,大约才不到34岁。他是一个在炒股方面相当有天赋的年轻人,股龄并不很长,2009年才开始炒股。而可唯、曹查理等人,都是股龄二十来年、并且都是炒了十来年之后才摸到炒股门径的。

  漫江为人比较大方,为朋友舍得花钱。他曾请我去夜场看模特表演,也曾陪我去遥远的民航 飞行学院看空乘专业的。而且,他第一次去民航飞行学院,就创造性地发明了在空乘专业女生寝室楼下掏出上微信,用“附近的人”功能添加美貌女生的方法。而我,却傻傻地之前去了飞行学院两次,竟然都没想到用微信加人。

  可见,漫江是一个聪明而且灵活的人,他的操作自然也就以超短为主,但他也具有看宏观走势的较深能力。

  漫江在获得比赛名次之后,也曾代理操作了不小的资金,但他告诉我,其实代客理财并没怎么赚到钱,2014年秋,他把所有的代客理财资金都清退了,专心做自己的资金。

  由于做股指期货遇到滑铁卢,2014年底的时候,漫江的资金大约只有5百来万。而那时,我已经快7百万了,记得有一次,是14年底还是15年初,他对我说:“时光哥,我现在资金比你还稍微少一点啊,我得加紧努力才行,好行情不常有,好时辰不等人。”

  那正是2015年1月之后,中国证券历史上配资最疯狂的一段时间,从1月到5月,一个高手的炒股经验创业板疯狂上涨,配资抓住那一波创业板热门股的人,真的是钱如潮来。

  我在2015年春末夏初也曾想过要去配资,但一来4月时自己资金也过千万了,好像没有冒险求进的太大必要。二来我不认识什么做配资生意的熟人,而对于网络上那些配资商,我心存疑虑,很担心把本金打入配资方账户后,他们玩消失,那就连本金也没了。因此,虽然犹豫过几次,但我终究没有踏出配资的行动。

  漫江通过1:5配资,到2015年5月时,就从500万做到了3000万。赚钱赚到手软,于是,他清掉所有配资,在15年6月就一直轻仓了。于是,股灾中,他损失很小。

  股灾后,漫江在城南部了,还了一辆兰博基尼,在反弹中也略赚了些,目前股市资金在掏钱东西之后,依然有2800万。

  有时候我想,假如2015年初我也配资了,就我当时所的那些票,我起码也做到3000来万了,而到3000万或许是个能让人满足的门槛,我说不定就满足了,就退出股市了,反而未必有后来股灾中的惨烈。

  曹查理和城的几个大配资商都比较熟,去年5月,也是这个群里的一次时,曹查理就说起,城股市江湖里,新近崛起了一个奇人。

  这个奇人名叫霸王项羽,已经40好几的人了,炒股20年,水平很高却一直郁郁不得志,直到2014年底,他都还只有区区20万元。

  其实,并不奇怪,因为股市里能否发迹,既和水平相关,也和运势相关。股市,多少英雄因阴差阳错而折腰,多少壮志因时运不济而折戟沉沙。

  唐朝杜牧《赤壁》诗云:“折戟沉沙铁未销,自将磨洗认前朝。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”译作现代文,就是:“深埋在泥沙里的断戟,历时久远却并未完全锈蚀。拣起来悉心磨洗,依稀认出是三国赤壁遗物。唉,如果不是东风帮助周瑜获得火烧曹军的胜利,恐怕吴国的国色大乔、小乔就,要被深锁在曹操的铜雀台上了。”

  这首精简的咏史诗,抒发的是对国家兴亡的感慨,同时也是对命运无常的噱叹。遥想赤壁之战的那个夜晚,如果不是恰好起了东风,火烧连船,东吴或许早被曹操所灭。一场命中注定的东风,改变了三个国家的命运。连家国的变迁也如此随机,更何况我们渺小的一个个具体的人?

  所以,在股市里,许多才智绝顶之士,往往因为错过一个机遇,而错过随后的无数个机遇;或是走错了某一步,就步步错了下去。因此不难理解,霸王项羽炒股20年,在经历了2013年创业板牛市和2014年秋季券商股飙升这样的大行情之后,他居然都只有区区20万元本金。

  然而,正如深深压抑在地壳深处的岩浆,它既然有火热的能量,就终究要火山爆发,只不过需要一个恰好的契机罢了。

  那一天,停牌近两个月的 300208 恒顺众昇复牌,高开低走,霸王项羽注意到了这只票,他1:10配资,20万配200万,合计220万,在2月10日全部砸进这只票,随后,这个票连续暴涨,霸王项羽采取了一种谁也不敢想象的霸气,他不断把浮盈继续配资,导致了资金飞速增长。220万涨10%就赚22万,他本金变成40万,于是扩大配资为400万,440万全部砸进,一天后涨停又赚40万,本金变为80万,于是配资800万,以此类推,他的资金呈几何基数爆发。

  从2月9日到5月22日,短短3个月零11天,恒顺众昇从13元涨到110元。这么短暂的时间这么巨大的涨幅,在A股历史上也算惊人,而更惊人的是霸王项羽全程1:10配资参与了这个过程。“你们猜到了他的资金从20万变成多少了吗?”,那天,曹查理故意了个关子问大家。

  当时,我并不特别相信,因为曹查理这个人,历来说话真假,不是特别可信。但那天,群里还有几个城知名的高手,纷纷表示也听说了这件事情,也那几个高手的为人,大家相信不至于说。

  记得,后来我还把这事儿写成帖子,发在了网上,奇怪的是,当今天我写这个帖子,想去找一找自己去年所写的关于此事的文字,却竟然找不到了。

  在此,先做一个小结:总之,在城2015年夏天,传来一个听起来过于耸人听闻的故事,有人配资做恒顺众昇,3个多月从20万做到1亿。这个传闻,在城资金比较大、消息比较灵通的民间炒股人士之间有较广的传闻,应该有不少人知道。

  我也听说了,但我不太确定其,更多的是把它作为一桩猎奇之事,印在了脑海里,并且,在股灾之后,我彻底把这事儿忘了,毕竟,连自己的悲剧都管不过来,哪里还有闲心关心旁人故事的线月底,不久前的这次。大家经历了2015年的两次股灾,以及16年元旦后的熔断,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  席间,有好几个人谈起霸王项羽。这次谈起此事的,不止有曹查理,还有另外几个品行端正、为人诚恳、在诚实方面有口皆碑的人。他们纷纷说起霸王项羽的传奇,我才再次回忆起了一年前的那个奇迹,并且在如此多人的之后,我终于彻底相信那是真实的。

  2015年6月,霸王项羽从恒顺众昇高位顺利出局,带着他的1个亿!20年的炒股生涯,仿佛的漫长的蛰伏,使他在许多人更疯狂地配资的6月份,却选择了冷静。他退掉了所有配资,了一座子,以及一辆迈。

  这时候,所有人都以为,他的1亿,肯定是保住了。没有一分钱配资了,应该再没有什么,能伤得了他。

  故事回到2015年6月,已经没有配资,并且已经了和迈的霸王项羽,谨慎地将资金分在三只股票上,同时,他还感到不放心,多年的炒股历练,使他在2015年6月初,就感觉到了不安全。为此,他出于对冲风险的考虑,还专门开了240手空单做对冲。

  然而,从6月1日到6月12日,股市居然继续上冲,从4610点涨到了5178点。当时,霸王项羽的三只股票,都赚了些钱,唯独所开的空单,居然大亏,把三只股票上的收益全部给冲销掉了。这让霸王项羽感到对那240手空单心生不满,加之持续的上涨,使他开始怀疑下跌很可能延后,于是,在6月12日快收盘前,他做了一个致命的决定:平掉那240空单,为了弥补损失,他在平空的时候,同时空翻多,将240手空单改为多单,就在一天后,股市开始暴跌,后面的故事可想而知。

  他那240手空单,如果完平一天,股市大跌之后,肯定就不会平仓了,那么,那240手空单,或许能让他再赚1亿。又或者,他仅仅是平空,而没有翻多,那么,股指期货上也不至于令他血本无归。

  我简直难以相信竟然有这样的故事。然而,在座的几个,都是我绝对信任的诚实可靠的人,而不仅仅是曹查理。我或许可以不相信曹查理说的话,但我不能不相信另外几个朋友所说的同样的这个故事。

  写到这里,我想起时一个朋友说的,“去年6月,霸王项羽身家上亿之后,曾去大山里包了一个度假山庄,一边炒股,一边避暑,我们在6月初去看望他,他豪放地宰杀了一头熊,给我们吃。我们在吃熊的时候,作为朋友,很为他高兴,也很像劝他暂时别炒股了,收手休息一段时间,可是,又不好去劝,因为去年6月股市依然在涨,你劝别人早空仓一天,别人可能就少赚几百万,所以,大家又都不好劝……”

  一边说,那位朋友一边感叹。这位朋友,也是一位炒股高手,做上千万,但在去年股灾里也损失很重。他能理解霸王项羽,我能理解他,我们三个,都是去年股灾里被那只无形的手,改变了命运的人。他们所有的伤痛,我全部深深地能切肤地体会到。然而,我们谁也无法安慰谁,并且,都是坚强的人,谁也不需要别人安慰。

  这个周末,那位朋友给我发了个微信,我本想去他住地看他,但他说最近他都有些事情,不想与过多,微信上给我打个招呼,只是为了提醒我别忘记他。我心里忽然有些难过。我在去年7月之后,也有过完全不想和曾经认识的人打交道的日子。

  去年的股灾,改变了我的一切,包括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。那个女孩对我很好,在2013年我还比较落魄时,曾送给我一部苹果,让我加她微信聊天,我那时非常喜欢他,拿到快递寄来的后,第一时间所想的全部,就是把微信软件安上。然而,我虽然是大学生,却是个理科盲,自己申请不来苹果ID,也不懂得如何下载微信,于是我焦急地到电脑城里,请维修商帮我安装微信。那个维修商说:“不如这样,你花50元钱,直接从我们这里拷贝所有常见应用软件,这样你就不必一个一个慢慢下载了,直接从我们电脑里拷过去就好,但是,这样的话,你以后都要用我们的苹果ID和苹果来升级,不过你放心,我们会一直让你免费升级的。”

  可是,我从此却受制于那家维修店了,每次,我要升级或者下载新的软件,都自动蹦出他们商店的苹果ID,并要我输入。可是,他们的却经常改变,我不得不打去问新的改成了什么,久而久之,我都懒得升级软件了。再后来,那个商家消失了,彻底无效,我的似乎就无法更新软件了,以至于我这个,直到现在都无法下载得了炒股看盘软件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苹果ID。

  然而,我却并不后悔,如果重来一次,我依然愿意最快时间,安装好微信,以便可以和她最快速度地微信对话。

  可以说,我们是接近于网恋的一种感情,虽然彼此因相隔遥远只见过一面,而且连手都没碰过手。但在2015年6月,我真的曾经想过,等自己资金再做大一些,如果能做到3千万,如果那时她还单身的话,我想去追求她。

  股灾后,我知道和她已经永不可能,我注册了新的微,以及新的QQ。除了依然是这个,除了这个的苹果ID我依然不知道,其他的,一切都变了。

  再后来,我有了女朋友,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,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中,这个世界里其实容不下那么多浪漫。

  对现在的女友,我也十分满意,她勤劳善良,吃苦耐劳。之前在大餐馆做店长,每天都要等最后一桌客人埋单后,才能下班。工作过于辛苦,怀孕后就只好辞职了。但辞职之后,看我每天在家炒股,似乎也有点不务正业,为了减轻我的压力,她最近还应聘到一个里佛具的商店,去佛具。每个月2千多的工资,连我的朋友都说,你找了个多好的媳妇啊。

  只是,偶尔,我是说偶尔,我会想,如果去年不曾股灾,我会不会鼓起勇气,去找那个送我的女孩?

  即将写完这篇文字。作为一个职业写手,我对于控制一篇文章的气韵节奏,有着仿佛天然的掌控感,几乎不用打任何草稿,我会知道该如何开篇,又该如何结束。

  一篇文字,好坏不在于有没有错别字,更不在于文字是否华美 或掉满了书袋,而在于你文字里面所流淌的情感和气韵。

  然而,股票却是那么的难以掌控。如同《孢子理论》里所说,股票是一种仿佛有生命的懂得变幻的东西,当你以为掌控了它,它却已经又变形了。

  它太善变,所以,我想说,我们每一个为股市哪怕奉献所有,但却并未获得足够回报的人,其实我们都是不必自怨的,因为我们所面对的,是这个世界上最善变的一个存在啊。

  我还想说,对于霸王项羽,我充满了,我相信,不应该以成败来论英雄,有的人成了,但他其实败了,有的人败了,但他其实成了。这个,有几个人能做到用20万不断1:10配资。尤其是,在做到2千万之后,还敢于配资2亿,这该是多么强大的心脏啊!直至此刻,我对霸王项羽的故事多少还有一丝怀疑,因为他内心的强悍超出了我的想象力,我已经是内心极其强大的偏执狂了,但就连我这样的偏执狂,也难以想象他是如何去承受3千万配3亿的。我悄悄地想过,如果是我,我肯定在1千万的时候止住,不会继续配下去。就仿佛许多电视综艺节目里那样,你还猜后面的品吗?猜对了,后面的也都给你,猜错了,前面已经得到的品也全拿掉,我也许不会继续猜下去,但总是有许多人会选择继续猜,可见,赌性是每个人都有的,我们谁也不可以低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赌性。

  甚至,我偶尔想起曹查理,这个的男人,偶尔有点贱贱的样子,可是,凭心而论,他能在去年7月股灾从2千万亏到100万之后,居然还有斗志去战斗,甚至去1:5配资,而那时,我从1600万亏到100多万,了勇气,如惊弓之鸟。和他相比,其实我的内心也远不及他强大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下一篇:没有资料